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言情 > 亂世醫凰

更新時間:2019-10-05 12:11:19

亂世醫凰 已完結

亂世醫凰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蕭蕭舊景 分類:言情 主角:顧槿景曜

主角是顧槿景曜的小說是《亂世醫凰》,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蕭蕭舊景最新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一句話:腹黑王爺扮豬吃老虎,將老丞相家的小白兔和整個大盛江山都不動聲色地摘下來放進了自己的口袋。文藝向:——孤王有疾,卿為藥引。她是醫學奇才,繼承師父之志,此生惟愿治病救人。他是野心家,多年偽裝,他已...展開

本書標簽: 穿越小說 宮廷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亂世醫凰 第五章 丘子良 免費試讀

翌日午時時分。淮寧城外二十里處。

顧槿在車中坐的有些氣悶,于是打開馬車車窗,將頭微微伸出窗外,照著她從小所學的方法呼吸吐納。

片刻后,她睜開眼往車外緊跟著的那道馬蹄聲的方向看去,卻發現原是睢王正騎行于她右側后方。

雖然昨日兩人已互通過名姓,但顧槿對他還是感覺有些陌生和好奇。

于是她沒有出聲,悄悄地打量起了這個勾起了她好奇心的男人。

他今日應是仍舊穿了昨日那身玄色鯉魚紋收袖騎服,面無表情,眼神一如平常般冰冷。

而他握著黑色韁繩的手膚色白皙,骨節分明,就像父親書房中的奇石般,線條流暢,極為好看。

望著那人時,顧槿終于懂得了,為什么世人大都對俊郎美女格外寬容,因為美麗的事物真的能賞心悅目。

景曜在這期間一直沉默地看著前方,半晌后突然開口說道:“再一柱香,我們就能到了。”

顧槿被他突然發出的聲音所驚醒,倏然臉熱,隨著他的目光扭頭向車前看去。

在她的視線盡頭已經能看見淮寧城高聳的城墻了。

她今日這一路上已聽修文說了不少淮寧城的事。

他說淮寧城是淮河流域的漕運樞紐,兩面環山,一面臨水,天險自成,是歷朝歷代兵家的必奪之地。

當然,萬事利弊相生。世事總是不會一味的好,或者一味的壞。

若無水災,這座城是相當富裕繁榮的—在往日,帶著各色貨物的客商在城中隨處可見;碼頭處更是熙熙攘攘,日進斗金。

但淮河若一旦潰堤,淮寧便是首當其沖。

首先遭殃的便是在城外農田中耕作生活的平頭百姓,其次便要數那做漕運生意的商人了。

修文還說,淮寧城邊山巒之上盛產藥材,奇花異草隨處可尋。

這番話倒令顧槿和辛夫人都舒了一口氣—她們這次輕裝簡行,本來還在擔心輜重上所帶藥材不夠用。

時間過得飛快,轉瞬間,淮寧城門便近在眼前了。

顧槿探出頭,看見道路外本來連片的農田,現在都被大水糟蹋的不成樣子,旱田已變一片澤國。

修文放慢了行速,吁停了馬,對已行至身側的景曜說道:“王爺,前方有人群聚集,看著像是災民的模樣。”

一行人停了下來。

顧槿和辛夫人向外望去,看見那些人都有序地站于道路側方,并不像是想象中沒有組織的樣子—隊伍中的青壯年站在前面,婦孺位于隊伍尾端。

打頭的那個人頜下留著約莫一寸的胡須,他看上去像是個非常在意自己外表的人,如今那把胡須卻有些參差不齊了。

他靜靜地站在原地,一雙利目仔細打量著馬上的景曜等人。

未幾,他便肅容朝景曜行了一禮,道:“在下見過睢王殿下。”他身后的人群也跟著他一起行了禮。

景曜注視著此人,淡然:“你是何人?”

那人躬身答道:“小人名為丘子良,原本是淮寧城中一個長史,掌管著城中書記官的職務。”

景曜聽罷雙目微瞇,繼而口中又道:“丘子良?你帶著這么多平民在城外聚集,意欲何為?”

那丘子良便對著景曜再行一大禮,躬身不起,道:“睢王殿下容稟。淮河決堤,水災蔓延淮寧。在下家中的在災后不久便罹患疫疾。”

“按照知府新頒布的命令,一旦城中平民被發現患了疫疾,官府便要將病人驅趕出淮寧城,鄰里若有隱瞞病情的要被一起趕出去。”

“我不想拖累他們,也不忍心一個人在城外無人照顧,便辭官隨母親出城了。幸而鄰里心善,每日都會將吃用之物送出城,我們才得以活下來。”

丘子良一口氣將前后事由都說了出來。

景曜聞言皺眉道:“…淮寧城中竟然有這種事?那么,你身后這些是為了患病家人而出城的?”

丘子良揖手苦笑道:“殿下明智,我等確實都是為了這事而來。七日前,府衙中接到了殿下要來淮寧城賑災的驛報,在下每日經手文書,因此第一時間就得知。據在下推算,殿下一行到淮寧約莫便是這幾日了。因此,我等便提前在您必經之處等候。”

景曜聽罷看向他,似有些詫異般抬了抬眉,又沉吟片刻,對身后修平說:“你立刻去城門口通傳一聲,命淮寧知府過來接旨。”

修平縱馬領命而去。

景曜又轉頭對他說道:“子良放心罷,本王既然已經知道這事了,就絕對不會置百姓于危難中而不顧。”

顧槿雖然仍舊坐在車內,卻清晰地聽到了車外幾人的對話。

丘子良的話讓她繃緊了神經,咬了咬唇,對辛夫人說道:“師父,看來淮寧城中的瘟疫已經開始蔓延了。”

辛夫人神色倒還如常,寫道:“你先問問情況如何。”

顧槿嗓音清亮,朗聲向車外丘子良:“敢問丘大人,城中現已有多少人患了疫病?他們如今都安置于何處?”

眾人本就好奇那馬車中坐著什么人,此刻聞言,都詫異隨王爺一同前來的馬車內竟然坐著一個妙齡女子!

一瞬間眾人心中種種猜測,皆與風月相關。

丘子良雖然也心生好奇,但仍有禮答道:“據在下所知,至今淮寧城中已有20余戶人家染了病被官府驅逐出城。我們將染了疫病的鄉親都安置在離此處不遠的城隍廟中,有些沒有家人陪同照料的病一并由我們在看顧著。”

顧槿又問他這種疫癥具體有什么外顯癥狀,丘子良也都一一答了。

沒過多久,城門便大開了,四五個身著官服的人影并城門幾兵卒都疾步向景曜等人走來。

打頭那官員看上去已年過四十,緋色官袍上繡著正四品官專用的云雁補子,想來就是丘子良口中的杜知府了。

先皇大喪已過了月余,按照大盛律例,地方官可以不用穿著縞素了,但他卻仍在臂上別著一塊素麻,也不知是真懷念先皇,還是只是做個樣子給人看的。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