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總裁文 > 夜少甜妻心尖寵

更新時間:2019-10-04 21:29:12

夜少甜妻心尖寵 已完結

夜少甜妻心尖寵

來源:掌中云 作者:鴨鴨 分類:總裁文 主角:喬思甜夜司禛

主人公叫喬思甜夜司禛的小說叫《夜少甜妻心尖寵》,是作者鴨鴨創作的豪門總裁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老大,小喬妹妹說辦公室的畫風跟她不符,要刷成粉色。”夜大少眉頭不抬,“ 讓她刷。”“老大,小喬妹妹說辦公室的黑色真皮沙發太死板,要換成粉色。”夜大少眉頭不皺, “讓她換。”“老大,小喬妹妹說……”夜...展開

本書標簽: 虐戀情深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夜少甜妻心尖寵 第四章 逃荒 免費試讀

喬仁國一口老血差點悶在喉嚨里吐不出來,但喬木是他的獨生子,做的再不好,也都能諒解。

而喬思甜,無論做的再好,總歸能挑出兩三個錯處,“喬思甜!看看你干的好事!要不是你這個不要臉的把亂七八糟的人往家里帶,能發生這種事嗎!還不趕緊讓他滾!小心老子打死你!”

又雙叒怪上她了?

好吧,這也是常規操作,反正最后挨罵挨打的永遠都是她。

這么多年,她都習慣了。

“叔,你還是別管了,我們家的事你管不了,反倒給自己也惹一身騷。”

她馬上就要去上大學,就能徹底的翻身農奴把歌唱了。

不在乎這一天兩天。

“而且叔,萬一你為我打了人被抓去派出所,我也救不了你…”

喬思甜說完,小心翼翼的望向他。

夜司禛眉頭輕蹙,微微側過臉,屋外的燈光正好斜斜的打到他的臉上,將表情映襯的忽明忽暗。

將她的心也提了起來。

叔…不會還想打人吧?

喬仁國面露得意之色,好歹也是在商場里沉浮多年的人,人脈是一等一的。

想讓夜司禛蹲局子,他有無數種辦法。

“小白臉,聽到沒,別在老子門口撒野,老子讓你蹲局子你信不信!”

喬仁國叫的很兇悍,就像一個張牙舞爪的老鼠,本事不大,看起來倒是很囂張。

如果可以選擇,喬思甜真不想讓這個人當她的爸爸。

她輕輕地拉著夜司禛的衣袖,“叔,你就聽我一回吧。”

軟軟糯糯的聲音,讓夜司禛神色復雜,最終還是緩緩松開了手,給了她一個眼神,就轉身走了。

他的步伐穩健有力,脊背挺直,宛如一座高山。

喬思甜很想追過去道個歉,但是聞聲而來的喬媽媽已經抓住了她的手把她往屋子里帶。

“還不給我滾進去,別給我丟人現眼!”

屋內,是三人堂審的現場。

喬思甜坐在最中間的沙發上,低著頭不發一言。

喬媽媽看到她這幅樣子就來氣,“你看看你像什么樣!跟保安混在一起,你能耐了啊!”

“他不是保安!是保鏢!”喬思甜反駁道。

喬木吊兒郎當的翹著二郎腿,葛優躺在沙發上玩手機,邊嘟嘟道:“喬思甜,保安和保鏢那不都是一回事么,你說以咱們家這種身份,你跟誰在一起不行,跟一個這么老的老男人在一塊兒,真掉價。”

喬思甜瞧見他就來氣,“喬木,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喬仁國黝黑的臉龐看不出喜怒,但明眼人都能察覺出來,他已經處在爆發的邊緣,喬木很識相的回房間了。

就他爸這個地雷,指不定什么時候就踩著把自己炸死了。

喬木一走,喬思甜抬起**也打算走人。

喬仁國悠悠開口,“上哪兒去?”

“回房休息,我已經累了。”喬思甜眼神閃爍,放在身側的手指發顫,身子微微往后傾,顯得有些害怕。

“你老子話還沒問,你就說累了?”喬仁國又是一個巴掌,打的喬思甜頭發散亂,低頭捂著自己的臉,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耳邊全是鬧哄哄的聲音,“看看你現在這幅德行!還像一個高三畢業的女學生么!跟一個保安瞎混!還念什么書!我讓明天就讓你相親!今年就給老子嫁出去!”

“我才十八歲!我不愿意!”喬思甜氣沖沖的跑上了樓。

喬仁國差點沒被氣死,“你看看!你看看這就是你養的好女兒!都被你慣成什么樣了!”

王桂蘭心情也不好,“不是你女兒,怎么又賴上我了?沒生喬木之前,不是你整天丫頭長丫頭短嗎,怎么著,現在賴上我了?”她可從來都沒嬌慣過。

一小丫頭片子,有什么好嬌慣的。

“行了行了,這事,我不管,你自己看著辦。”喬仁國拎了包就要出去。

“干嘛,這么晚了還出去?”王桂蘭透著屋外的路燈光線,瞧見喬仁國被領子的脖頸之下,一個淡淡的吻痕,眼神暗了暗。

“老子看到這個不孝女就肝疼!”

喬仁國大步流星的離開。

絲毫不留戀屋內的一切。

王桂蘭臉色極差的撥通了趙淼的電話,“小淼啊,還記得咱們上回說的事嗎?”

時至深夜,凌晨三點。

在鬧鐘不安的催促下,喬思甜睜開了沉重的眼皮。

忍著想再睡過去的沖動,將系在腰間的布條緊了又緊,輕輕地推開了窗戶。

這夜很黑,伸手不見五指。

她探著脖子,看著黑咕隆咚的底下。

頓時生了退意。

萬一弄不好摔折了怎么辦?

想想還是有點小怕怕的。

喬思甜忍不住又緊了緊腰間的布條,慢慢地翻過窗。

嬌小的她,在遠處看,就那么一點點大。

她小小的身影,仿佛能被整個黑夜都吞噬了似的。

順著排水管,一點一點的往下蹭。

直到繩子到底,再也無法下去。

想象中柔軟的草坪觸感并沒出現。

她抱緊水管,踮起腳尖,往下探了探。

**!

竟然是空的!

她連忙摸出放在懷里的手機,夜風一吹,人一緊張,剛按開了電源按鈕,手機就順著自己的視線滾到的草坪上。

躺在了她最期待的那撮綠色中間。

目測直線距離,至少兩米。

喬思甜連連咽了好幾口口水,最終還是沒壯下膽子跳下來。

不遠處,就是夜司禛的家。

她現在的位置,正對著夜司禛的窗戶。

但問題的關鍵在于,現在是半夜三點,誰會發神經大半夜的不睡覺來拯救她于水火之中?

手機屏幕的燈光暗淡了下來,眼睛一下子失去了光線帶來的黑暗,讓她忍不住抱緊了這根大水管。

顯然,一直不行動的話肯定是不可以的。

喬思甜一手用力抱著水管,一手解開身上的布條,緩緩地順著水管往下挪動。

至多不超過一米的距離,她就已經滿頭大汗。

身為一個體力基本為零的十八歲少女,在最后的五十厘米還摔了個**蹲。

喬思甜一個跟斗翻起身,飛快的撿起手機,撿好裝備,迅速的撥通了夜司禛的電話。

“叔!救人如救火,我現在就在你家門口!”

夜司禛從床上爬起來,再走到門口,正好,喬思甜也氣喘吁吁的跑到了門前。

門吱呀一聲打開。

夜司禛穿了一件簡單的棉質T恤,低頭看著滿頭大汗的喬思甜。

沒等問出口,這丫頭就自來熟的從角落里擠了進去。

一點都不把自己當外人的從冰箱里掏了一瓶礦泉水。

夜司禛隨手帶上門,倚在門邊看著她。

“干嘛了,逃荒啊。”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