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寵婚入骨:穆少嬌妻好甜

更新時間:2019-10-04 15:16:48

寵婚入骨:穆少嬌妻好甜 已完結

寵婚入骨:穆少嬌妻好甜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糖果果啊 分類:言情 主角:穆延霆許念安

主角是穆延霆許念安的小說叫《寵婚入骨:穆少嬌妻好甜》,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糖果果啊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兩年前,許念安高調嫁入季家,成為人人都羨慕的季太太。可是,誰會知道,兩年后,帝都權勢滔天的那個男人將她壓在身下,危險的瞇了瞇眼:“結婚了,還是個處?”傳聞,穆先生權勢滔天,神秘莫測。傳聞,穆先生詭異狠...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寵婚入骨:穆少嬌妻好甜 第4章 綠帽 免費試讀

第4章綠帽

許念安緩步走進別墅,一只腳還沒邁進去,客廳里的等候多時的婦人突然疾步走上來,揚起手,“啪!”的一個耳光,抽在許念安白凈的小臉上。

這一巴掌,趙蓉打的又快又狠,許念安躲閃不及,只覺被打的腦袋“嗡”的一聲,口腔內瞬間有血腥味溢出。

不待許念安說話,婆婆趙蓉就已經開始尖酸刻薄的咒罵:“許念安你這個**,在外面和野男人鬼混一夜,還有臉回季家,趕緊帶著你的東西給我滾!”

許念安冷眼看著她,趙蓉被她盯的一驚,以前也不是沒扇過她耳光,以往她都是默默受著,今天居然敢反抗了?

但是許念安的眸中像是藏了刀子,趙蓉總覺得她今天早上與往日有些不一樣,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身上的氣焰頓時去了幾分。

許念安轉身,彎腰撿起被扔在地上的行李箱,繞過趙蓉想要上樓。

身后突然傳來汽車的鳴笛聲,緊接著,季丞鈺開門下車,神態散漫的走到許念安的跟前,上下打量她一番,涼涼的笑道:“喲,一晚上沒見,這是要被掃地出門了?”

一邊說著,季丞鈺抱著雙臂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許念安用力握著行李箱的拉桿,手指漸漸泛白,結婚兩年,季丞鈺眼睜睜看著婆婆欺負她,卻從來不管不問,甚至縱容。

站在一旁的小姑子季倩倩見季丞鈺來了,連忙跑上去跟季丞鈺告狀:“哥,你真該好好管教管教嫂子了,仗著有爸爸替她撐腰,完全不把你跟媽放在眼里,你看這是今天早上剛剛有人給我發的照片。”

季倩倩說著,把手機獻寶一樣捧到季丞鈺面前,“哥,這里面得多少個男人啊,嘖嘖,看她平時那副高冷的樣子,原來啊,是個蕩貨!呸!嫁給我哥了還不知道收斂。”

季丞鈺本來就是不滿父親強逼著他娶許念安,看到手機上的畫面后,周身的溫度更是驟降了幾分,他面色陰冷的質問許念安:“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許念安就那么拖著個行李箱直直的站在門口,冷眼看著他們的表演,這個她所謂的家,在她被流氓劫持后,從頭到尾,沒有人關心她一句,而是早有準備的,在她踏進家門口的時候,指著她的鼻子讓她滾。

一股寒意,從腳底一寸寸涌上心頭。

“你覺得是怎么回事?”許念安冷笑著勾了勾嘴角,“好,我告訴你怎么回事,昨天晚上我被人下了藥,差點被一群流氓糟蹋了,是不是覺得很可笑,你在里面跟自己的情人翻云覆雨的時候,你的妻子卻差點一群流氓lúnjiān。”

許念安一股腦的吼出來,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眼前的男人:“你現在知道怎么回事了嗎?”

大廳內有一瞬間的靜默。

許念安雙眼赤紅。

季丞鈺突然覺得,這樣的許念安與往日有些不同,但是轉念想到她之前的所作所為,嘴角勾起一絲冷笑,這個女人,為了嫁進季家,什么手段沒用過?說不定這又是她的新手段。

趙蓉在一旁囂張的嚷嚷:“丞鈺你還聽她說這么多干什么?蛋都生不出來,還跟野男人鬼混,趕緊讓她滾,季家不要這種骯臟的女人。”

“骯臟的人是你兒子,不是我。”許念安的聲音不大,卻讓在場的三個人都愣住了。

居然有人說她的寶貝兒子骯臟,趙蓉差點氣得吐血,“你這個**,你敢再說一遍?”

“說一百遍又如何?難道你的兒子不臟嗎?說我昨天晚上沒有回家,你兒子不是一樣不知道睡在哪個野女人那里嗎?你知道為什么結婚兩年,我一直沒有沒有懷孕嗎?因為你兒子喜好奇葩,放著家里的老婆不動,就喜歡出去打野食。”

“夠了,許念安你給我閉嘴!”季丞鈺突然暴怒。

“我為什么要閉嘴?我哪一句說錯了?你要真為袁詩柔守身如玉,我敬佩你,可你做到了嗎?你哪一天不是醉生夢死在別的女人的溫柔鄉里?不要把自己的愛情說的那么偉大,我都替你害臊!”

季丞鈺怒吼:“你算什么東西,敢質疑我跟詩柔的感情,如果不是你,我跟詩柔也不會分開,你給我滾出季家!”

許念安冷冷的回他:“季丞鈺,你不止眼瞎,還心盲,哦,不對,你根本沒有心!我對你的愛,你從來沒有看見過,卻反而對一個心如蛇蝎的女人念念不忘,你真以為袁詩柔是被我逼走的嗎?”

許念安冷笑一聲,繼續道:“我會離開這里,但不是現在,等我證明了自己的清白,我會堂堂正正離開這里,到時候婆婆也會知道,到底是我不干凈,還是自己的兒子不干凈!”

許念安拖著行李箱上了樓,一進門,所有的偽裝都卸了下來,整個人靠著門板,癱軟的滑落到地板上。

她抱著自己的雙膝,曲卷在墻角,用力咬著自己的手臂,不讓自己哭出聲。

手機**在這時候響起,許念安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擦干眼淚,接起電話。

電話一接通,袁詩英就劈頭蓋臉的質問:“許念安你怎么回事?昨天下午不是讓你去給沈白薇送合同嗎?你把合同送哪兒去了?”

許念安握著手機冷笑,“我把合同送到哪里去了,你不是應該最清楚的嗎?袁詩英,人在做天在看,我現在沒有證據,并不代表我以后找不出證據,這筆賬,我給你記下了,日后,我一定會加倍奉還。”

昨天下午讓她送合同雖然是季丞鈺的主意,但是合同卻是袁詩英給她的,也就是說,昨天知道她的行程的只有季丞鈺跟袁詩英兩個人。

季丞鈺再討厭她,頂多是逼著她離婚,不可能找人給自己戴綠帽子。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