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靈異 > 超品渡魂人

更新時間:2019-10-04 14:39:36

超品渡魂人 已完結

超品渡魂人

來源:幻想書院 作者:仵作大師 分類:靈異 主角:樊逸劉瑩瑩

小說主人公是樊逸劉瑩瑩的小說是《超品渡魂人》,是作者仵作大師創作的靈異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斬鬼大師,藏在鬧市無人知。樊逸只想安安靜靜的過上一輩子,沒想到機緣巧合,結識了一個美女記者,無奈之余和許多離奇古怪的事情發生交集。最終逼不得已,繼承祖業,開始斬妖除魔之旅。...展開

本書標簽: 暖婚小說 異世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超品渡魂人 第二章賣魚的青年 免費試讀

“小伙子,你這魚怎么賣啊?”

一個老大娘挎著籃子經過魚攤,一時之間有了些意動。

“15塊一斤。”青年隨口答道。

“怎么這么貴!其他魚攤才是11塊一斤,便宜點的話我就買一條。”老大娘談價還價。

“15塊,不講價。”

“切,不要了,不通人情,坑人!”老大娘不滿的丟下一句話,走了。

不過從頭到尾,青年依舊不為所動,繼續慵懶的坐著,沒有絲毫的挽留意思。

一位中年婦女同那位大娘擦肩而過,朝魚攤走來。

“小逸,你這樣做買賣可不行,剛才不會和她說說,你這魚和其他攤位的魚不一樣,味道鮮美,物有所值。真不知道你從哪兒網到的。”中年婦女朝青年笑嘻嘻道。

“隨緣就好。”青年笑笑,也不接過話題,而是說了一句。“孫嬸,你這一次是想買魚來了?”

“是啊,入秋了,給你孫叔燉點魚湯補補身子,還別說,你這里的魚不光味道鮮美,滋補的效果還特別好。”孫嬸笑著說道。

“好,那就選這條吧。”青年笑了笑,站起來從攤位上抓起一條大魚。

“對了,多少錢一斤了。”

“15塊。”

“你這孩子,都是街坊鄰居,一點熟人價都沒有,好啦,15就15,你幫我加工一下吧。”孫嬸搖頭道。

“好。”青年簡短的應了一句,把魚丟到了案板上,拿起了案板旁的小刀。

他左手按在大魚的魚身上,右手刀起,落下,魚頭分離。

接著,他的小刀有節奏的飛舞,將魚身上的片片魚鱗清刮一空,速度不快,卻是帶有某種韻味。

“哎呦,小逸你的刀功真的不錯,孩子也是好孩子,就是命苦了點。”孫嬸看著青年認真的忙活,不由得感慨了一句,接著又。“對了,爺的喪事辦得如何了?”

青年沒有抬頭,淡淡的回答道。

“今天就是頭七了,多虧了街坊大伙的幫助,都解決了。”

“唉,雖然說人死了一切都不必再說,但這一次老樊頭走了,對你反而不是什么壞事。瞧瞧這些年,你父母車禍去世,他拿你來撒氣,平時打罵一下也就算了,竟然在大冬天讓你**的在冰天雪地里跪著,那時候你才五歲啊。”

“還有,老樊頭一喝酒就醉,醉了就打你,力氣還忒大,幾個街坊都拉不住他,唉,這幾年苦了孩子你了,有學上不了,還得做買賣來養著他。”

孫嬸絮絮叨叨的抱怨著。

聽到孫嬸抱怨故去的爺爺,青年雖然表情不變,但手上的動作陡然間加快了不少,刀光亂舞。

魚鱗剔完,刀光突然從魚身橫斬而過,接著魚身翻動又是一到刀光切割而過。

下一刻,兩邊的魚肉滑動而下,只剩下有些白森的魚骨架。

“剁剁剁。”

青年極快的把魚肉砍成幾段,裝進袋子遞給了孫嬸。

“孫嬸,魚肉切好了,一共是45塊,您拿走吧。”

“好嘞。”付過錢,孫嬸接過魚肉,一拎,臉色頓時有些驚訝。

青年笑了笑。

“您拿好吧,多出的兩斤是我孝敬孫叔的,我爺爺的喪事他沒少出力氣,您別拒絕,多讓孫叔補補身子,我也就安心了。”

“好個孩子,倒是有心了。”孫嬸笑罵了幾句,不由嘆了口氣,她是真心挺喜歡樊逸這小伙子,都是在北地住了十幾年老街坊老鄰居。

樊逸父母在他很小的時候因為車禍去世了,他爺爺一手將他拉扯大,可在鄰居們的眼中,這老樊頭簡直就是個混球,好吃懶惰,尤其愛“體罰”樊逸,大家管還管不了,這些年,在鄰居們的眼中,樊逸是受盡了“折磨”

好在蒼天有眼,老樊頭喝酒喝出了酒精肝,剛剛去世,沒有了這“老痞子”的牽絆,樊逸也許會過的更輕松吧,至少孫嬸是這么理解的。

拿起了肉,告別樊逸,孫嬸到別的攤位買蔬菜去了。

樊逸放下手中的刀具,順手將早早放在案板旁的一串香蕉扳下一根,隨意撕了下皮。

“呼嚕。”他狠狠的咬了一口,流露出享受的表情。

也許每天吃香蕉的時候就是他最快樂的時光。

一天很快過去了,菜市場慢慢冷清了下來。

因為入秋,下午5點多鐘,天色已經漸晚。

樊逸收拾著他的小攤子,他雖然沒有熱心招攬生意,但光顧的都是老顧客,回頭客居多,攤位上的魚也是賣了個精光。

樊逸將攤位蓋好,拿起裝著雜物的籮筐。

籮筐邊,掛著一個皮質的刀囊。

刀囊表面光滑增亮,應該是牛皮的,一截造型古樸的刀柄**在外,表面面刻有奇特的梵文,因為刀身在刀囊里面,所以看不出是什么形狀。

樊逸拿起刀囊,突然間眼神有些迷離,似乎進入了回憶之中,不一會,他搖搖頭,喃喃自語。

“老頭子走了,現在就只有你陪著我了。”樊逸突然有些感觸,對著刀囊說了一句話,隨后反手將刀囊扣在后腰的皮帶上。

刀囊的本身長度不大,遮上黑色風衣后還真看不出來帶著個“兇器”

收拾完攤位,樊逸信步離去。

他先到一家私人酒坊里打了一瓶散裝自釀米酒,才走上了回家的歸途。

大街上,各種娛樂場所已經開始營業,KTV,肉串店,洗浴中心,雖然天色已黑,可燈紅酒綠卻將一切再次點亮。

樊逸咬著香蕉漫不經心的向自己的家溜達而去,這條熟悉的馬路他已經走了無數回了,只是,他準備過馬路的時候,卻停下了步伐。

樊逸望著遠處街道的盡頭,眉頭微鎖。

“陰郁之氣?”

此刻的樊逸早已沒了慵懶的神情,目光如鷹凖一般,過了半晌,他搖頭一笑。

“算了,正事要緊,回家咯。”

過了馬路,穿過兩條街,便回到了一棟棟老舊的矮樓區域,不少鄰居跟他打招呼,樊逸笑著點點頭一一應付。

在其中一棟老樓前停下腳步,樊逸取出鑰匙打門,一股子熏香的味道頓時撲面而來。

樊逸將背在身上的籮筐隨意的扔到地板上,這是一個比較狹小的屋子,一室一廳,地方不大,因為懶得收拾,雜物隨意丟得滿地都是。

一臺古舊電視機,一個圓形木桌,一個供臺,幾張椅子。

這就是大廳的所有布置了。

樊逸深深吸了口氣,戰在了供臺的正對面。

供桌上,一張老人的黑白遺照和他視線相對。

老人的面容和他有些相似,只是多了幾分煞氣。

樊逸拿起三柱香,手里突然變換了幾個手勢,仿佛手印一般,拜了三拜后插入了供桌上的香爐。

末了,還順手把裝在刀囊里的古刀一起放在了桌上。

隨后,樊逸拉過椅子坐下,對著遺相沉默無語。

時間在沉默中不斷流逝。

不知不覺,半夜12點的吊鐘聲突兀響起。

“當當當!”

就在這時,供桌上的兩只火燭火光大冒,噼里啪啦的劇烈燃燒。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