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穿越文 > 炮灰農女的逆襲

更新時間:2019-10-04 12:16:32

炮灰農女的逆襲 連載中

炮灰農女的逆襲

來源:幻想書院 作者:蘇油餅 分類:穿越文 主角:梅秋霜藺準

小說主人公是梅秋霜藺準的小說是《炮灰農女的逆襲》,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蘇油餅寫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秋姐剛穿越來就攤上難題:她那便宜爹哪去了?她娘為什么那么蠢萌?為什么全村人都欺負她家?額,這地獄難度的開局,好累人哦!幸虧!有個美男竹馬時時相助,大狼狗小奶狗隨意切換!相公,快來跟娘子種田喲!...展開

本書標簽: 搞笑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炮灰農女的逆襲 第16章不能便宜他們 免費試讀

她想在她原先的那世界,她非常有可能會占據新聞標題,“都市白領連續加班猝死”之類的,隨后便不會有人再記的她了。

還好賈氏唯有她一個女兒,倘若再有個兒子......秋姐小腦袋往棉被里一縮,她真不敢確定自個兒的命運了。

“咋還不睡呀?”賈氏抬眼瞧著秋姐還未睡,笑著問,“可是睡不著?”

唯有在自個兒的屋兒中,面對閨女,賈氏面上的笑意才會多一些許,看閨女眼睜睜的瞧著自個兒,賈氏緊忙擱下了手中的鞋底兒,麻利的脫了外邊的襖子,也鉆進了給窩中,摟著秋姐躺下了。

今日一上午發生的事情太多,賈氏腦子中亂哄哄的,一時半刻也睡不著,拍著秋姐的脊背,賈氏笑著說:“你進一回城,便跟變了個人般的,先前可沒那樣大膽量跟你二嬸兒回嘴兒呀,誰教你的呀?”

秋姐一笑,“娘親,我給賣掉了一回,便想通了,人倘若懦弱了,便跟集市上那些許草豬呀雞呀沒啥分別,便只可以給人賣來賣去的,人要強硬了,才可以做自個兒的主當自個兒的家。”

賈氏當她給嚇到了,心痛不已,講道:“你安心,呂牙販倘若再來薦工要你去,咱好生求求,不去啦。”

“娘親,呂牙販送我回來,不是由于汪家粗使丫環招滿了。”秋姐一想,決意給賈氏交個底兒,輕聲講道:“我是給汪家少爺攆回家來的,城中沒人樂意要我當粗使丫環了。倘若再送我出去掙錢,只怕只可以賣我到外地去啦。”

賈氏驚的拍著秋姐脊背的手掌停留在了半空中好長時間,秋姐張著一對黑白明明的大眼定定的瞧著賈氏,她的罪了城中汪家的小少爺,呂牙販不會再給她薦工了,倘若再要她出去當丫環掙錢,只可以向外地賣掉了。

“那呂牙販是個良善人。”半日,賈氏才燜聲講道,又給秋姐拍起了脊背,輕聲講道:“這事情不要跟他們說,要爛到肚兒中,明白了么?”

毛氏雖不計劃打算賣秋姐了,可倘若要她曉得秋姐是給攆回來的,少不的要大發一場性子。

秋姐點了下頭,“我曉得,也便跟娘講一說。”又尋思到了午間的事情,秋姐講道:“娘親,午間吃面條時你也瞧著了,二叔二嬸兒還想賣掉了我嘞,大牛常日蠢非常,他哪便尋思到賣掉了我還債給他買白面干糧,鐵定是二叔二嬸兒教他的,借大牛的嘴兒把話講出來啦。”

“莫怕。”賈氏寬慰道,“不糊涂,你也瞧著了,她沒搭腔嘞。”

秋姐沒吭音,她雖不曉的毛氏打的主意兒是看現年夏糧的收成狀況來決必是否賣掉她,可她二叔二嬸兒這態度,要她心目中霎時生出了一縷警覺。

“娘親,今日我提了父親幾句,奶便不忍心賣掉我了,她還念著父親的情,記的父親是她兒子。可父親已然不在了,死人終是沒活人要緊,小叔在讀書,二叔還給她生下了倆孫兒,倘若家中再困難了,保不許她便聽見了二叔的話,把我賣掉了換錢吶!”秋姐輕聲講道。

梅秀才已然死啦,而家中的生活還要繼續,二叔一家不樂意背債,小叔讀書還要花兒錢,當這些許實際問題一一擺到毛氏跟前,為她的兒子跟孫兒,身為一家之主的毛氏鐵定不會顧忌死去的人的。

賈氏眼神惶亂起,“這......不會罷,......總不可以......”她話講不下去啦,先前毛氏的確有把秋姐一回性賣掉的念頭,是她難的抗爭了一回,以命相拼才沒把秋姐賣掉,向后的事情,還真真是不好說。

秋姐心目中嘆了口氣兒,她愈想愈覺的前途渺茫,古時候田園景色好,環境好,可生活過的一點亦不好,最是要緊的是連最是基本的人身資格全都沒保障,倘若沉淪成為奴籍,這一生只怕便完了,死活全都不禁她了。

她打小便跟隨著父親做水豆腐賣水豆腐,即使是剛到這中時,她也未多少駭懼,她有胳臂有腿兒,又有做豆制食物的技術在手,她相信到哪兒她全都可以帶著賈氏過上佳生活。可這全部的前提是她是個自主獨立的人,倘若她成為個賣作為奴的丫環,說錯一句全都有可可以給揍死抑或轉賣,全部的全部全都無從談起了。

倘若賈氏脾氣兒強悍一點,俗辣一點,不講理兒一點,她便不必這樣憂心駭怕了,終歸賈氏是她的娘親,當不同意,爺奶二叔還可以愈過了親母作主不成?可賈氏沒生兒子,經年積累下來的自卑跟抑郁把她磨的敏感而怯弱,她習慣了聽梅家人的話,即使生活對她有巨大的不公,她也悄悄忍耐下,只覺的此是沒生出來兒子,所應當付出的代價。

毛氏也習慣了無視賈氏的意見,她壓根兒沒把賈氏當作個人,賈氏在她眼中僅是個做活的力的奴才,只用給一口飯吃。主子賣掉奴才的女兒,須要征求奴才的意見么?

“奶那人,她啥事情干不出來?”秋姐貼著賈氏的耳朵講道,聲響也布滿了駭怕,“娘親,你的想念頭子呀,奶要賣我,鐵定不會像這一回似的了,她想多賣點錢,鐵定不會把我賣到啥好地方去。”

賈氏完全惶了,摟著秋姐的手掌全都抖起,淚水撲簌簌的從眼圈里滑落,掉在了碎布拼湊成的枕頭上,她忽然尋思到,女兒還那樣小,心目中鐵定駭怕,她這當,不可以又怕又哭的了,不是要女兒更是駭怕么。

“莫怕。”賈氏咬牙講道,“她倘若敢賣你,娘便去里正家門邊跪著,求他主持公正,娘還去柳樓你姑姥姥家跪著,求你姑姥姥出面,你姑姥姥是個明白人。秋姐,你安心,娘這一生便守瞧著你,倘若護不住你,娘便跟你一塊,不便宜他們!”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