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短篇 > 情深不抵陳年恨

更新時間:2019-09-29 20:03:10

情深不抵陳年恨 連載中

情深不抵陳年恨

來源:煮書影 作者:貓小米 分類:短篇 主角:封景梧桐

完結小說《情深不抵陳年恨》由貓小米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封景梧桐,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結婚三年,丈夫家外有家。我竭盡努力想要挽回的心意,卻比不上白蓮小三在他眼里開成了一朵奇葩。終于,自暴自棄的我,選擇另一條逆襲之路。封景,就像打開我新世界大門的一道風景。他說,梧桐,這世上賤人這么多。你...展開

本書標簽: 異世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情深不抵陳年恨 第2章 我到底睡了誰? 免費試讀

天快亮了,蕭瑟的大街上,我把車開得比飛機還快。

那男人的技術確實好,好到我根本不知道怎么開閘怎么控場,就只記得那些仿若在云端漂浮一樣的帶著我的每一根神經反復觸電。

只可惜,我已經忘了他叫阿虎還是阿豹。

開門進家。冷冰冰的玄關,空蕩蕩的客廳,連鬼都不愛飄過來。

我懶得開燈,徑自鉆進臥室往床上爬。

蘇清豪不耐煩地哼了一聲,想來是剛睡著。

“這么晚回來,你去哪了?”他起身拉開臺燈,找眼鏡。眉頭皺的關切而嚴肅,口吻偏偏不自量力地質問。

我就恨他這一副假惺惺的斯文渣男臉—

遙想十八歲的校園里,綠蔭下。我被他一件干凈的白襯衫騙去了詩與遠方。如今才知道,詩人心里只有一個月亮,他的遠方,也不是你的遠方。

“出去玩啊。怎么?想管我啊?”我故意開大燈,把室內弄得很亮。他眼睛難受,瞇著緩了好久才適應。

“我打你電話你怎么不接?”

我笑:“都說了出去玩了。你和云娜在床上的時候,接過我電話么?再說,你不是發短信說你不回來了么?”

我對著梳妝鏡,把凌亂的長發隨便扎一個揪。

“季恩梧我不是回來跟你吵架的。”蘇清豪咬牙切齒。

我冷笑,口吻依舊隨意:“那怎么說?你家娜娜又出什么幺蛾子?”

“急性腸胃炎,在醫院掛鹽水。我先回來拿個文件,有點累就睡了會兒。”

蘇清豪打了個疲憊的呵欠,眼里盡是血絲。

我知道他很累,活該。

“所以?”我瞄了一眼被他蹂躪成坨的被子,忿忿上前一把撤掉床單:“睡醒了就滾啊,我換新的。”

“梧桐,你這樣有意思么?”蘇清豪措手不及,差點被我掀地板上。

“有啊。”我笑著把床單一甩,恨不能把眼前的男人當垃圾一并打包踹出去。

可是,當他沉著目光跟我說‘梧桐,我們好聚好散,離婚吧’的時候,我的心卻還是疼得毫無章法。

“梧桐,算我對不起你。房子車子是你家的,這些我不要。你讓我走吧。”

“走可以,你辭職,公司股份留下。”我頓了頓,話題再次回到無情的死循環里。

“我給季氏打了這么多年的工,增長值是我應得的。梧桐,你沒必要那么絕吧?”

感情沒了,就談談錢。可沒想到,錢比感情還容易談崩。

我笑著攤攤手:“那就沒得說了。要么,你好好伺候伺候我,看我愿不愿意把這點錢賞給你?”

“季恩梧你別給臉不要臉!”蘇清豪終于被我逼得忍無可忍,跳起來一把捉住我的脖頸,將我按上墻壁。

他的力度挺大,但還沒到瘋狂的程度。當我開始禁不住撕著喉嚨咳嗽時,他慢慢放開了虎口。

透過薄薄的鏡片,我看著那雙連謊言都不屑于遮掩的眸子。心一涼,再次陷入本世紀最大的神秘事件—我究竟是怎么愛上他的?

蘇清豪的手機響了,他瞄了我一眼,徑自去接。

雖然有意把聲音壓小,但我還是第一時間聽到了里面抽抽搭搭的女聲。

“清豪,我…”

“你別哭,我馬上就過去!”

“去哪兒啊?”我歪頭笑著看他,啪一聲,抬腳把門踹上了。

我抬手端起床頭那張諷刺的婚紗照相框,指著他照片上的臉,一字一頓地嘲弄道:

“蘇清豪,難得回一趟家,你不交點作業對得起你那時年少的燦爛笑容么?”

“你別鬧了,娜娜現在很傷心。”蘇清豪扳著一張白臉,青筋在太陽穴上跳撲撲的。

“不就是個腸胃炎么?讓她把肚子里的花花腸子拉干凈就好了。”我戲謔道。

“你有完沒完,讓開!”蘇清豪沖我吼。

我笑著不做聲,卻沒有絲毫讓開的意思。一手抱著相框,一手挑了挑玫紅色肩帶。

“你就想要是不是?”蘇清豪終于被我惹怒了,他用力吞咽一下,上手扯住我的頭發。

我被他大力按在墻上,相框啪一聲敲碎了,生生壓碎在我掌心!

“梧桐!”

血紅的掌印落在墻壁上,像大魔王的屠門暗號似的。

蘇清豪去扶我,我大叫一聲滾,將他用力推開!

我伏在地上,抽出傷口里的幾塊碎片,撕下白襯衫的袖子胡亂纏上幾圈。

我早就不知道疼了,臉皮陪著尊嚴被他一點點割下來的時候,我便對疼痛再無敏感。

蘇清豪就在距離我一米遠的地板上,站著,看著。

后來他說:“梧桐,娜娜懷孕了。”

我像沒聽見一樣,看著手掌上的白布一點點滲透鮮血。

“醫生剛才不知情,給她用了消炎抗生素。現在情況有點復雜,還不知道保不保得住。娜娜哭得傷心,我得去陪她。”

蘇清豪從我癱軟的長腿上踏了過去,我連使絆子的力氣都沒有了。

懷孕了是么?

呵呵,我還以為他們的愛情真的可以純潔無暇感天動地蘇格拉底呢!

“去啊,好好陪她。”我搖搖晃晃站起身,笑得淚水狂飆:“能保住就別打了,生個小怪胎,我給你倆養著!”

蘇清豪下樓的腳步頓了頓,沖我擺了個口型—

大概是‘不可理喻’之類的,反正頭也不回地走了。

我把床單和碎玻璃踹到墻角,準備明天讓保潔工上門打掃。

一頭躺倒在床。

手機顯示凌晨四點半,我閉上眼,本是什么都不打算想的。可大腦是個太奇妙的東西,反復切割出今天跟那個男人那些翻云覆雨的片段,分分鐘湊成一盤佳肴—

我食髓知味了。

“阿姝,”我撥了唐姝的電話,“今天那個少爺不錯,以后給我留著點,我去就包他了!”

“你說什么呢?”唐姝那邊亂哄哄的,比較符合凌晨四點的夜店氣質。

“梧桐我跟你說,你要是不敢玩呢就老老實實做你的深閨怨婦。人家阿龍等你幾個小時了,就算臨陣脫逃你也打聲招呼吧?”

臨陣脫逃?

我一下子就懵了:“什么意思?他不是在1206嗎?我剛才去找他了啊!”

“什么1206?”唐姝氣得吼我:“是206!我這會所一共就三層,上面都是人家華苑麗笙酒店的房。你當我家挖金礦的啊上十二樓給你開個總統套?”

不是1206?所以我今天遇到—不是阿龍?

那是誰啊!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