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懸疑 > 三七堂病案簿

更新時間:2019-09-07 14:01:56

三七堂病案簿 連載中

三七堂病案簿

來源:幻想書院 作者:衡巷生 分類:懸疑 主角:趙寒涇馮煙

精品小說《三七堂病案簿》由衡巷生最新寫的一本懸疑類型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趙寒涇馮煙,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他從義父手中繼承擅長治療跌打外傷的醫館“三七堂”,卻因暈血砸了自家的招牌——直到他從山路旁撿回一個免費的長工,醫館的名聲才漸有起色。然而,正當他打算和長工姐姐談一下人生大事時,隱藏在迷霧中的“怪物”漸...展開

本書標簽: 古言小說 古裝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三七堂病案簿 第七章(山雨歇 · 七) 免費試讀

曾經也有人和他這么講過。

生而為人,是要對自己做過的事情負責的。

但是,五年前,就在跟他說完這句話之后,那個人死了,再也不會回來了。

萬一、萬一,馮阿嫣和他說完這句話,也回不來了呢?

趙寒涇不敢再想下去,雖然他身體不好一貫休息得很早,雖然馮阿嫣也囑咐他讓他先睡,雖然他今天真的很疲憊......但他睡不著。

一閉上眼睛,他的眼前便要浮現起五年前的那場大火。

以及火場中那些倒在血泊里的人。

他時常會夢見那天發生的事情,夢見那些死去的人。一具具尸體都站了起來,眼睛都變成了兩個黑窟窿,他們一起張大了嘴巴,無聲地向他吶喊著。趙寒涇清楚,他們說的是,快走。

他這輩子才過了十八年,可能以后也不會活得很長,但失去很重要的人,這種感受他已經體會過兩次了。但馮阿嫣算是什么重要的人嗎?他不知道。他不過是才認識了這個人一天而已,甚至于這一天的回憶,除了那碗兔肉粥,都不是怎么愉快的。

但他害怕,害怕她不會再回來。

屋子里靜悄悄的,連燈油也是靜靜地燃燒著。茅屋外的呼嘯聲越發地凄厲起來,宛如有什么善于滑翔的東在風里,跟隨著空氣的流動哀嚎哭泣著。他只能抱緊了自己的枕頭,整個人都有點驚虛虛的,也不敢往門外看,就只盯著燈芯上搖搖晃晃的一豆微光,等馮阿嫣回來。

“苦哇—苦哇—”這喊聲乍然高亢地回蕩在山谷間,嚇了趙寒涇一跳,隨后他才反應過來,谷底有一片蘆葦叢生的湖泊,里面很多秧雞,所以這只是姑惡鳥的夜鳴而已,并非什么慘死的厲鬼。

而正扛著人往另一條山路上拐的馮阿嫣,也聽到了這一段凄厲的夜鳴聲。

趙郎中膽子那么小,還被一個人留在茅屋里面,聽到這種鳥鳴,或許會覺得害怕的吧?

她得趕緊把事情辦完才對。

馮阿嫣選擇的目的地,其實離趙寒涇的茅屋不遠,但如果老老實實走山路的話,就要走很久。她自恃輕功還不賴,于是直接從斷崖處往下跳,并選擇了那條通往桃薪縣的路,賭的就是他們認為她傷重沒藥醫,走不遠的。

她在路邊的灌木叢里找了個合適的地方,把肩膀上的重物丟了下來。這一動作牽扯到了背上的傷口,嘶,大概是有點兒滲血,等下請趙郎中再幫自己包一下好了。一想起趙郎中,她心里空落落的那塊兒,似乎是被什么東西給填滿了。

死掉的人就讓他們往生去吧,活著的人總要想辦法活下去的。

而灌木叢中,那男人還在小聲地啜泣:“求求你別殺我,我什么都會做的,什么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她不禁為之冷笑,為什么同樣是慫包,某只小耗子就看起來就那么的順眼呢?

哦,對,人家趙郎中可沒做過壞事的。

“......什么都可以的!那個小白臉,他能做的,我也能做的,我會比他做得更好的!”他仿佛是抓到了什么救命稻草一般,急切切地想要憑著這根稻草爬上岸;他不想管眼前這個人到底是男是女了,只要能活下去,只要能活著!“我知道你們這種人都會、會有那種癖好!他身子弱,受不住玩兒,但我可以的,我—”

嚯,你把小趙郎中當成什么人了?

馮阿嫣突然間意識到,趙郎中的確是一個非常少見的、不拿兩腿間那玩意兒而是用腦子思考的男人。她冷漠看他仰著臉,看他盡量擺出一副可口的姿態,拼命往她腳邊蹭,模仿著趙寒涇那種驚惶失措的表情,裝成一副可憐又無辜的樣子,試圖討好她。

雖然這個人的的確長得不難看,甚至說還有那么幾分清秀,但他現在這幅模樣,就如同一只表皮潰爛的蠕蟲似的......甚至比蠕蟲更黏膩一些。她并非沒見過滿腦子里都是小娘甚至是小倌的糙老爺們,還一起辦過差事,但地上這人,就的讓她覺得惡心。

一個被專門培養到敵國去的細作,背后背負著那么多的人命,是如何能涎得下臉來,扮做這幅德性的呢?她突然有點佩服南魏對細作的訓練了,在這種時候,這人想活命不是不可以,但他居然不想著怎么證明自己的利用價值,居然還有心思去觀察模仿趙郎中。

她心底升起一種所有物被人給窺伺了的膈應,于是馮阿嫣用鞋尖抬起他的下巴,打斷他的話,擺出了一副親切的笑臉,“那你可知道,趙郎中和你、和我,哪兒不一樣嗎?”

他愣住了:“不、不知道。”

風聲愈發凄厲,烏云再度翻滾著聚集起來,嚴嚴實實地遮住了天邊一角稀疏的群星。

又要下雨了。

“你應當清楚的啊。”她隨意地一拋,把自己的團領袍丟到身后的樹上,舉起了手中的刀,“他的手,是用來救人的;而我們的手,是用來的。你又不是沒拿過刀沒沾過血,怎么這都不清楚呢。”

一道驚雷咔嚓嚓從穹頂掠過,照亮了男人永遠定格住的面孔。

女人在那尸體的衣服上擦凈了自己的刀,自言自語道:“原本呢,我是不大樂意殺俘的,所以故意談了些不能有第三個人曉得的事情給你聽,這樣我就不會在不該手軟的時候手軟了。不過,如今看來,是我多此一舉了。”

在大雨落下之前,馮阿嫣及時地趕回了茅屋,并順手把門口那幾具尸體都沉進了屋后的小瀑布里。她遠遠看到屋里已經黑下來了,以為是趙郎中已經睡下,還猶豫著要不要叫醒人家,干脆自己胡亂包扎一下算了;等她一進屋,才得知不是趙寒涇睡著了,而是燈油燃盡,天陰下來又沒了月光,他在暗處看不清東西,怕把自己給摔著,就沒敢下炕添燈油。

......趙郎中這架破車,到底還有多少小毛病喲。

重新點起油燈,馮阿嫣解開革帶,脫掉衫子,并解開了中衣的衣帶,隨口閑問到:“不是說讓你先睡么,怎么熬到了現在?”

“你、你突然脫衣裳做什么!”趙郎中第一反應便是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腦袋瓜子恨不得貼到墻邊去,“你是個姑娘家啊,如果你真的是個男人什么都好說,可你現在是個姑娘家!外衣也就算了,你連中衣也脫!”

她寬著薄衫的手一抖,終于開始意識到,既然趙郎中已經知道她是女的,那自己不打聲招呼就脫衣裳,確實不大好;但她既不想就這個問題跟趙寒涇服軟,也不想惱羞成怒地去欺負他,那樣顯得她心眼兒多小似的......便輕描淡寫地向他解釋道:“我背上好像在滲血,得重新包一下。”

“啊?”趙郎中再顧不得捂眼睛,匆匆忙忙趿拉著鞋下地,把水壺提溜上茶爐溫著,洗干凈手,從藥箱里翻出來金瘡藥和新的棉紗條,再去幫馮阿嫣檢查她背上的傷口。

等一圈圈拆開她裹傷用的棉紗,趙寒涇十分中肯地評價道:“何止是滲血,簡直是直接崩開了,而且棉紗都夾到傷口里去了!你到底還是人嗎,這種疼你也忍得了?”

“我覺得......還好?”馮阿嫣坐在木桌跟前的條凳上,有點心虛地回答道。

“那你可千萬別往我身上劃口子,你倒是覺得還好,擱我我是要直接哭出來的。”趙郎中一邊幫她重新敷藥,一邊絮絮叨叨地念她,“我沒帶縫針,所以只能先這么包扎上,那人不是說,他們的人都撤走了嗎,你明天能別動彈就盡量別動彈了。至于吃飯的問題......要是實在不愿意吃臘魚,那些糕點就都給你吃好了。”

對于趙寒涇的慷慨,馮阿嫣不由得有些詫異:“那不是你給你父親帶的祭品么?”

厚厚地往傷口上糊了一層金瘡藥,加了塊浸滿燒酒的干凈棉紗墊著些,趙郎中有條不紊地往她身上裹新紗條,盡量不直接碰到她前胸:“你之前還說我發癲!也不看看現在什么情況。而且我爹也是郎中啊,你不要懷疑我們家醫德好嗎,他要是知道我把祭品拿去救人一命,他在九泉之下也會很高興的......你把胳膊抬高些!”

她依言將雙臂抬得更高,越發覺得這個郎中有趣了:“你平日里坐堂問診的時候,話也這么多么?”

雖說是絮叨了些,不過嘛,若是放在趙郎中這兒的話,倒也并不招人討厭。

“嫌棄我話多,那你就自己包扎唄。”他嘴上這么懟著,手里卻仍是仔仔細細地纏著棉紗。馮阿嫣這個人,來歷不明,武功高強,還特別的心狠手辣,但不管怎么說,她回來了。

比起暈血、胃痛、夜盲什么的,趙寒涇還有一個不能對人講的毛病。

他特別害怕等待。

五年前,師父說,等他做完他該負責的事,師父死了;師兄說,等火熄了便不用怕了,后來師兄死了;一年前,老爹說,等到秋天他的病就好了,秋天到了老爹也走了—就只剩下他一個人,留下他一個人,守著一本永遠也不能為世人所知的簿子,自己活下去。

幸好,終于有這么一天,馮阿嫣說,等會兒她就回來。

于是她真的回來了。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 耽美小說
    耽美小說

    天天小說下載網耽美小說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耽美小說大全,打造耽美小說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進行耽美小說免費閱讀。看耽美小說,就上天天小說下載網。

  • 古行詭異實錄
    古行詭異實錄

    作者:彈指

    靈異

  • 陰陽跨界人
    陰陽跨界人

    作者:陳十三

    靈異

  • 超級仙尊
    超級仙尊

    作者:薯條 

    玄幻

  • 淺嘗則歡
    淺嘗則歡

    作者:燕笑語兮

    短篇

  • 醫道花途
    醫道花途

    作者:缸里有米

    奇幻

  • 美艷冥妻
    美艷冥妻

    作者:老黑泥

    恐怖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