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歷史 > 復國

更新時間:2019-09-01 17:47:57

復國 已完結

復國

來源:酷炫書城 作者:小橋老樹 分類:歷史 主角:侯云策蕭敏蕭敏

主角是侯云策蕭敏蕭敏的小說叫做《復國》,它的作者是小橋老樹創作的歷史類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大侯王朝覆滅,三皇子侯云策經過浴血奮戰后復國的故事。...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復國 第16章 林榮 免費試讀

黃昏時分,一小隊契丹回到遼境。契丹人羽陵緊繃的心情終于放松,暗道:劉存孝真是狡猾,竟想只割府州和永安兩地就借兵三萬,而對易州、雄州、定州則死不松口,真是只老狐貍。要借兵就要付出代價,到時大軍所至,我到定州、易州不走,劉存孝又能奈何。

黃昏時分,前往檀州的侯云策已經人疲馬乏。他準備稍稍休息,等到馬力恢復就繼續前行,早日到澶州見林榮,告訴其滄州之變。

林榮父親是大侯王朝的大敵,侯云策回到中原就是要將失去的一切拿回來。林家和侯家是內斗,契丹人則是外敵,外敵絕對不應該介入中原的內斗。

清晨,霧中,馬蹄聲響。

兩騎從正前方馳來,此處一馬平川,侯云策避無可避,只得迎向來騎。來騎衣甲鮮明,身佩武器,來到侯云策身邊,勒馬韁。戰馬抬起前腿,嘶鳴著停了下來.騎手見侯云策戰馬雄健,贊道:“好馬。”

當見到侯云策身側長刀時,他們互相望了一眼,兩騎配合極為默契,一左一右圍住侯云策。

一名騎手:“到哪去?”

“澶州。”

“找誰?”

“我從滄州來,有要事找林榮。”侯云策是大林王朝三皇子,由于大皇子和二皇子都戰死,他是事實上的太子。其深層心理一直將林榮當成青年將領,對其名字是脫口而出。

聽到來者直呼群侯之名,兩名騎手毫不猶豫地抽出佩刀。

侯云策見兩騎欲動武,急道:“我受滄州節度使之命,來澶州有要事。”

騎手冷臉,手按刀柄,道:“信物?”

侯云策說:“臨行匆忙,沒有信物。”

兩名騎手沒有再說話,提刀就砍。對方已動手,侯云策不得已抽出百煉刀抵抗。在黑城,動刀就要見血,見血難免傷亡,這弄得侯云策很困惑。他只能拉開架式,故作凌厲。而真正要時,他的刀法特別簡單,沒有任何花哨。

兩名騎手見對手刀法兇悍,稍稍離開侯云策,不再主動迫近。侯云策迫退兩騎,繼續朝檀州方向騎去。兩騎緊跟在后,卻并不發箭。

侯云策很快就明白兩騎為何不緊不慢跟在后面,因為大隊人馬在前面,自己是自投羅網。

侯云策見軍旗上飄著一個大字“林”料定是澶州軍馬,在軍站定。

后面兩騎越過侯云策,一騎下馬,對一個將領模樣的人說:“此人自稱是滄州節度使屬下,到澶州有要事,卻無信物,言語可疑,請將軍定奪。”

那將領見侯云策身材魁梧,氣度不凡,見到大軍并不驚惶,道:“我是澶州牙將曹翰,節度使派你來何事。”

侯云策拱手道:“此事甚為重大,容我向節度使當面稟報。”

侯云策路遇曹翰時,澶州節度使、檢校太保、太原郡侯林榮已接到郭行簡送來的密報,此和他所掌握的基本一致。

侯云策此時來到的并不是澶州,而是德州。奉陛下林度之命,林榮從澶州一路北上,過濮州、博州到德州,各地軍政。

剛到德州,他就接到郭行簡密報。林榮查看地圖,越看越是心驚膽戰:從德州到滄州的距離和滄州到契丹境的距離基本相等,德州可用兵力加上自已所帶兵力不超過兩萬,若劉存孝和契丹人勾結起來,契丹人可以攻定州以策應劉存孝,也可到滄州與劉存孝合兵。而此時,北漢占踞太原,其人馬隨時可以直插大梁,威脅極大。若南唐再出兵北上,則大林形勢有可能糜爛,一發不可收拾。

林榮良久思考,重重地放下鎮紙,下定決心:“必須盡快解決劉存孝,否則又是第二個慕容彥超。劉存孝多年與各胡交戰,兵強馬壯,不易對付,此戰只能速決,否則就要打成影響全局的大仗。”

侍衛來報:牙將曹翰求見。

牙將曹翰雄糾糾地走了進來,拱手行禮道:“在城外查到一人,自稱侯云策,從滄州過來,有密事要報節度使。我覺得事關重大,特來求見。”

林榮聽說是滄州來人,心中一動,道:“帶他進來。我要親自問他。”

侯云策進到林榮殿前,行了禮。在侯云策印象中,林榮是一個身材偏瘦的青年將軍。此時林榮完全沒有當年的青澀,面色沉靜,兩眼細長,不怒而威。

侯云策最初還擔心林榮認出自己,可是見到林榮表情,知其并沒有認出自己。他與林榮相見時才八歲,長于深宮,細皮嫩肉。如今年滿十八,蜂腰猿背,臉有數道傷痕,早已經不是當年三皇子相貌了。

林榮見來人身材高大強健,見到自已并無一絲慌亂,不卑不亢,冷冷地:“你是滄州節度使所遣,節度使有何重要之事,為何不用公文送來,你在軍中任何職?”

侯云策道:“我非節度使所遣。”

林榮雙眼射出一道冷光,道:“大膽,竟敢冒充信使。來人,拖出去斬了。”

兩個兵士過來架住侯云策。

侯云策沒有反抗,故意長嘆道:“可嘆滄州老百姓,又要遭受一場兵災之禍,郭行簡先生所托非人啊。”他料想林榮定是試探他,把郭行簡的名字大聲叫了出來。

林榮不為所動,依然緊盯侯云策。

兩名軍士舉著刀,把侯云策架到帳外。侯云策心中有剎那冰涼:“難道這就是我的歸宿。就算殺了兩人,在軍營里仍在難逃一死。”他又不斷為自己打氣:“林榮定是試探我,穩住、穩住。”

侯云策說出了郭行簡的名字,面對斬刑也無畏懼,林榮微微招手道:“讓你把話說完,若胡言亂語,小心大好頭顱。”

侯云策仍然堅持道:“事關重大,須單獨向郡侯稟報。”

“沒人敢說出去半個字,講。”

侯云策把在滄州所遇到的異常情況向林榮詳細講說,最后做出了劉存孝必反的結論。侯云策所說基本上與郭家的一致,林榮點了點頭。他忽然想起郭行簡書信中提到的侯之恩族侄,想必應該是此人。他有些不相信眼前此人真有大將之材,便向其詢問滄州布防情況,借以考問其能力。

侯云策把滄州軍隊、糧食、馬料的位置一一畫出,除了標注出軍事設施外,還對城內主要建筑物、街道、水源、高地等一一準確標識出來,看似隨手而畫,實際上卻是神箭營以及太師太保太傅大統領多方教導的結果。

林榮看到侯云策隨手畫出的圖,比郭行簡精心繪制的地形圖還要精要,道:“你可曾在軍中任職。”

這是第二個人問他是否在軍中任職,第一次是劉存孝,第二次是林榮。

侯云策又拿侯之恩族侄來搪塞。侯之恩是幽州別駕,職務不高不低,且全族幾乎被滅,冒充其族侄應該沒有太大問題。

林榮哦了一聲,道:“你是侯之恩的族人。侯之恩滿門英烈,我朝不會虧待于你。”

聽到林榮如此說,侯云策明白自己來歷基本上得到確認,這對以后會大有好處。

林榮突然發問:“悉獨官可是北地有名的馬賊,罕有對手。你與悉獨官交過手,此人到底怎么樣?”

“悉獨官馬隊殺死劉三商隊大部分人,我僥幸擊傷悉獨官。悉獨官確有萬夫不擋之勇,其帶兵頗有章法,不似普通馬賊。”

“擊傷悉獨官?侯郎真是了得。”林榮對此人興趣越來越大,道:“若照你所說,劉存孝要謀反,現在應該如何處置。”

侯云策在林榮面前也不客氣,要想迅速取得其信任,必須拿出點真學實材。一路上,他都在琢磨如何干凈利索解決劉存孝,基本思路已清楚:“滄州到契丹很近,如果不能迅速解決滄州軍隊,契丹騎兵一到,戰事就復雜了。務必要在契丹人到達前解決劉存孝,這樣才能使一場大戰化為小戰,不致讓滄州之亂影響全局。”

“繼續講。”

“劉存孝精兵雖不過萬人,卻是精銳驍勇,頗為善戰,不可小視。取滄州要點在于奇襲。”

“繼續講?”

“天氣寒冷,北風正勁,可派一小隊精銳,悄悄在城墻上掘坎而上,打開城門,直撲劉存孝和劉三府第。解決了此二人,則滄州城內群龍無首,滄州城不攻自破。”

林榮擊掌贊道:“此戰當可媲美于李愬雪夜入蔡州。我們不用在城墻上掘坎,有秘道可以進城。解決劉存孝以后,滄州軍可以招降。我這里有圣旨,你有沒有膽量持圣旨去招降滄州軍。”

招降城外滄州軍,風險極大。此時箭在弦上,侯云策只能往前,不能后退,郎聲道:“有什么不敢,在下愿意去。”

林榮又召來曹翰,研究作戰方案。

林榮令曹翰為主將,帶五千兵馬突襲滄州。令侯云策暫為曹翰親隨,隨軍出征。林榮對曹翰道:“此計乃侯郎所出,侯郎對滄州軍隊布防情況了如指掌,可問計于他。”

他召了召手,親衛又帶上一人,林榮道:“郭家在城外有秘道進城,此人是郭行簡的族人,可帶軍隊從秘道入城。”

第十六章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